• <tr id='ed3yu'><strong id='ed3yu'></strong><small id='ed3yu'></small><button id='ed3yu'></button><li id='ed3yu'><noscript id='ed3yu'><big id='ed3yu'></big><dt id='ed3y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d3yu'><table id='ed3yu'><blockquote id='ed3yu'><tbody id='ed3y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d3yu'></u><kbd id='ed3yu'><kbd id='ed3yu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ed3yu'></fieldset>

    1. <i id='ed3yu'></i>

    2. <ins id='ed3yu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ed3yu'><em id='ed3yu'></em><td id='ed3yu'><div id='ed3y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d3yu'><big id='ed3yu'><big id='ed3yu'></big><legend id='ed3y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dl id='ed3yu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ed3yu'><strong id='ed3y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ed3yu'><div id='ed3yu'><ins id='ed3y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ed3yu'></span>

            蝴蝶飛不過滄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色情色色男_亚洲色情网站nnnn95com_亚洲色情影音先锋新先锋院

              二十一歲,這是我和母親的年齡差距。生活像一把刀子,刀刀催人老,母親在歲月和生活的磨礪下,顯得衰老而又醜陋,最主要的是母親是一個啞巴。
              我在上小學的時候,最害怕開傢長會。我的學習很好,一直是掩藏自己自卑的勝利旗幟,可我還是怕開傢長會,害怕自己的母親坐在同學的傢長裡,顯得突兀而衰老,害怕同學指著我的後背陰陽怪氣地說她是我的啞巴母親,在我年少虛榮的內心裡,我不希望別人知道她是我的母親。
              小學六年初中三年我從來沒有讓她給我開過傢長會,上高中後,城裡的孩子更不瞭解我的傢庭,我對自己的傢庭自己的母親一直閉口不談,我唯一驕傲的還是我的成績,就連女孩最不擅長的數理化我也學得津津有味,能把班裡最聰明的男孩拉下一截。我不愛說話,最多隻是學習累瞭趴在窗戶上看遠處的樹。我知道同學們背地裡都叫我珠穆朗瑪,是天下最高的山,因為我的學習我的冷漠。
              其實在外面上學的時候,我也想念自己的母親,回傢的時候看見母親從遠遠的地方挑水,一路上不停地換肩拍腰,我就會迎上去接過來,母親就彎著腰一路跟著我。母女兩個都沉默著,我能說但不願意說,母親想說卻不能說,隻能用關心的眼神看著我。可是多數的時候,我還是恨自己的母親,恨她不能像同學的母親那樣雍容漂亮,恨她不能像別的母親那樣對自己的女兒噓寒問暖,恨她不瞭解自己女兒的心事,恨她沒有給我一個好的傢庭。
              高考的時候,母親找過我一次,那是唯一的一次母親來學校看我。那天父親陪著母親站在樹下,兩個人都忐忑不安地站在那裡等我,我告訴過父親,叫他們沒有事情不要來學校找我。
              我下瞭樓看見他們期待的眼神,我問父親你們怎麼來瞭,父親說你好長時間沒回傢瞭,你母親很想你。我看看身旁的母親,正微笑的看著我,打著隻有我和父親看得懂的手語。母親用手指瞭指自己,又雙手合在一起放在自己的腦邊,然後指瞭指我,我明白母親的意思,她是說她很想我。父親站在那裡抱歉地說,我們知道你不希望我們來學校找你,你母親前幾天做夢夢見你出瞭事情,不踏實瞭好幾天,非要拉著我來看看你,看到你什麼都好我們就放心瞭。
              那天我請父母吃餃子,母親知道飯館人多,她的手勢會引來別人的好奇,所以一直安靜地坐在那裡,聽父親和我說話,臉上時不時掛著微笑看看我看看父親。我把餃子夾在母親的碟子裡,看著母親滿意幸福地吃在嘴裡,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。這是我和母親最親密的動作,多少年來,我一直嫌棄自己的母親,一直被自己陰暗的虛榮心和壓抑的自卑籠罩著,一直不願承認自己的母親,不敢告訴別人我有一個啞巴母親。這個可憐的啞巴女人僅僅因為自己連夜不踏實的幾個夢,就要奔波著看看自己的女兒。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虛榮是如此可笑,自己的行為是如此荒唐,原來在母親沒有語言的世界裡,有的是和別的母親一樣深沉的愛。
              後來我上瞭大學,回傢的時候,總能看見母親幸福的笑,她不停地給我手語,著急得恨不得自己能說出話來。我也一邊說著一邊打著手語。開學的時候,母親總是跟在車的後面,遠遠地站在那裡,用手指指自己,再雙手合在一起疊放在腦邊,最後指指我,我知道那是母親說會一直想我。在車窗邊,我淚眼婆娑遠遠地給她招手,直到再也看不見母親的身影。
              大三的時候,我經常頭疼,母親知道瞭寄來一隻又大又軟的菊花枕頭。從菊花的晾曬到枕面枕巾的縫制,都是母親一手精心制作出來的,枕瞭一段時間,頭疼真的好瞭許多。大四快畢業的時候,我找瞭男朋友,一個不計較我傢庭很愛我的男孩,我告訴瞭他我有一個啞巴母親,男朋友知道瞭就笑笑說傻瓜,我會像你一樣去孝敬她的。母親後來知道我交瞭男朋友,不放心地讓父親打電話問我他人怎麼樣,有沒有欺負我。我笑著讓父親轉告母親都是我欺負他,他對我真的很好。
              後來母親就寄來兩雙她親手做的佈鞋,一雙碎花佈的小鞋,母親永遠知道我穿鞋的大小尺寸,一雙是給男友的黑色佈鞋。母親在信裡說兩個人過日子,就要像走路一樣踏踏實實,兩個人互相攙扶才能走得更遠。男友見瞭嬉笑著說咱媽真可愛,說話比我們還有味道呢。
              那雙碎花佈鞋我一直珍藏著沒有舍得去穿,我知道在那一針一線裡,縫上的全是母親無聲的愛。母親曾說我是一隻蝴蝶,越飛越遠,現在飛到瞭幾千裡外的另一個城市。隻有我知道,無論蝴蝶怎樣去飛,蝴蝶都飛不過滄海,母親就是那沉默的滄海,我怎麼飛都在她的心裡。